搜索熱詞: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
  • 上 證 指 數:3170.69
  • 深 證 成 指:10348.41
  • 人民幣匯率:6.8830
  • 國 際 金 價:1284.45

“一帶一路”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“中國金融門戶網站”的定位...
“新絲路經濟帶”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...
【名家】張洪與蘇富比中國書畫1980-1990
2019-05-23 10:38

u奖现场图片 www.rhvwm.icu 摘要:春拍幾近尾聲,騰出點時間寫稿子。今天來八一八蘇富比佳士得的故人舊事。就從八十年代初紐約中國書畫部的設立講起吧...這幾年,老埃、Lally幾乎每一季展品甫出即告售罄,待收到圖錄再致電預約,精品十有八九已被人搶先。中城東藝廊的展廳,不少展品擺出來的同時即貼上紅簽。待到這一季過去,個中好貨就在朋友圈紛紛…

春拍幾近尾聲,騰出點時間寫稿子。今天來八一八蘇富比佳士得的故人舊事。就從八十年代初紐約中國書畫部的設立講起吧...

這幾年,老埃、Lally幾乎每一季展品甫出即告售罄,待收到圖錄再致電預約,精品十有八九已被人搶先。中城東藝廊的展廳,不少展品擺出來的同時即貼上紅簽。待到這一季過去,個中好貨就在朋友圈紛紛露臉了。

Lally的江湖地位無須多談——他在七十年代加入蘇富比財務部,愛上沉靜的中國藝術,轉到專家部門,策劃香港拍賣,幾年后升至北美管理層。

八十年代初,蘇記面臨債務?;?,不得不縮減規模并大量裁員。Lally入行時一手創立的洛杉磯分部因此關閉,老部下如Paula Gasparello(書畫部最初之負責人)被迫辭職。身為總裁的他俗務煩身。不久后陶布曼牽頭收購公司,由此引發一系列紛雜的辦公室政治,Lally敗出,股份被陶布曼買下,他用這筆資金成立藝廊,轉型到古董商。

Lally退出的前后是華裔入職的開始。

1980年紐約蘇富比聘用張洪,張的恩師王己千輔之。81年佳士得任命黃君寔,幾年后馬成名副之。93年張洪離開蘇富比,位置由龔繼遂接任,再之后是王義強,二人都沒有久留。

世紀末之交,北美市場很不景氣,蘇富比被迫關閉書畫部。佳士得只在器物專場保留少許書畫,大規模專拍挪到4月的香港。因此時港島日益崛起,內地拍行紛紛成立,再之后就是中國藝術市場野蠻生長的“拍賣時代”了。

通過北美中國書畫二級市場的發展,回顧前“拍賣時代”的人物風云,是寫下此文的一點誘因。

最先加入拍行的華裔專家是張洪Arnold Chang,至今仍是紐約蘇記的書畫顧問。張家是上海人,外祖母蘇格蘭裔,所以他有四分之一洋人血統,卷發色目高鼻。大陸易幟,張的外祖母攜女來美,一家人再也沒能相見。張父畢業于康奈爾工程專業,像許多第一代移民一樣,留學工作定居結婚生子,經營餐館謀生。張洪作為移民二代,在上東區出生長大,“中國”于他而言一度是個很遙遠的詞匯。

XqVbIFw3R8NPJDE7OYCf4jZ7DqX3OesFNSnpexsb.jpg

©East Asian Art Program, Harvard University

張對書畫起興,源于9歲在曼島Hirschl & Adler畫廊看到的張大千個展。這家畫廊代理近現代繪畫,至今仍在營業。1963年深秋的張大千畫展以后期潑彩作品為主,在商業性和藝術性上都十分成功。那湛藍翠綠濃郁如寶石的色料浦漫在整開宣紙上,意氣翻涌,筆墨琳瑯,讓他很震撼。

許多年以后,在講座,在展覽,在拍賣圖錄與宣發文章,張洪不厭其煩地說過許多次這故事??杉倌曄貝木愿鋈擻跋煊卸嗝淳藪?mdash;—他個人的創作一直循著張大千領航的“傳統書畫現代化”道路探索;現在掌舵的蘇富比書畫也以二十世紀為主。

desqeINUPzYPoLj9BAe3UgL2Y6WOVeYUsURyWj17.jpg

1963年Hirschl & Adler畫廊張大千展覽圖錄,文字部分由高居翰撰寫 ©圖片來自網絡

少年時張洪曾試用水彩技法模仿水墨筆意。十七歲,父親把他送到對街王濟遠家學畫。

王是劉海粟的學生,學賽尚,從顏色到線條照抄——盡管那是十九世紀的技法,但在三十年代的上海時髦到不行。王濟遠與張大千兄弟時相往來,又和龐薰琹、陳澄波、傅雷等人發起“決瀾社”,意為“以新藝術的決堤狂瀾之勢,革中國藝術界精神之頹廢”,很出鋒頭。

RRQnfmcMDHgwLchwELl5Iu0EyTMZJFwDUKkv6kbD.jpg

《王濟遠自畫像》,1949年作于紐約,香港蘇富比2017年秋拍現代亞洲藝術專場5037號 ©圖片來自雅昌

MfGIlNchRavMBBKYwyJxXzUu2wztEdrqKT7rVn7E.jpg

1932年“決瀾社”成員在中華學藝社舉行第一次展覽時合影,存在于1932-35年的決瀾社是三十年代上海“現代藝術熱” 的高峰 ©圖片來自網絡

YTsBRj3ugNvhwCsYkLIOZLIjnl1ehgtv3jfsNsz1.jpg

《紙盒上的蘋果》1954年作,紙板油畫 ,嘉德2015年春拍“濟廣致遠——王濟遠藝術專場”1508號 ©圖片來自雅昌

王濟遠1941年遷居紐約,為謀生在家中開班授課,即后來的“華美畫學院”。為了打開銷路,他以黑色水彩顏料模仿水墨,畫花卉、蔬果、曼哈頓的都市高樓、中央公園的人物景色。這與少年張洪的胡亂嘗試不謀而合。后來他在報刊上看到老師在上海藝壇身為“西畫先鋒”的經歷,驚訝之余第一次對“東西融合”深入思索。

ui8tzBasOeiOOl5a6bddg2u8qL7DvRcTfeLG5C0n.jpg

《帝國大廈頂樓的游客》1955年作,保利香港2017年秋拍現當代藝術專場161號 ©Poly HK

張洪在王濟遠家上課,別人寫生靜物,他臨摹書法。此時張對中文一竅不通,真正是“描紅”,但這過程這激發了他的興趣。

一年后,張洪考入科羅拉多州立大學藝術系,那是七十年代中期,越戰結束不久,披頭族、嬉皮士的年代,藝術院校只講創意自由,既不教畫技也不叫畫理,張失望之下轉學漢語及東亞研究。

36bMepswRbMz9NzuplFiBnz7lSvloxrZGmcvnLI0.jpg

青年時代習字的張洪 ©圖片來自網絡

他在臺灣待了一年學語言,期間在郭燕嶠處學畫。

郭出身湖南桂東的書香門第,家藏頗豐,耳濡目染,自幼好丹青。八歲起臨家藏古畫,十歲由四叔授山水,十二歲向長兄學花鳥。成年后任公職,抗戰從戎,轉戰東南。大陸赤化后隨軍來臺,公務之余拜馬壽華、黃君璧為師,晚年開班授徒,頗有名氣。

3PcYIGKIzlIgDmvTOyBKL69orm5i8ejQ328bstYk.jpg

左-右:林謀秀、馬壽華、郭燕嶠 ©林謀秀官網

郭燕嶠于繪事早早奠定根基,雖然幾十年來戎馬倥傯,得歷名山大川,然而筆底煙云完全承襲舊則,一味仿古。張洪在他的指導下臨摹四王畫片,周而復始揣測水、墨、色、筆的互滲互融。這當然是很好的訓練,可成為這樣的職業畫家,似乎也不是他想走的路。

qLilnInT4Y51LMxKMqaA0CChhXIA9weedEIbXi0l.jpg

郭燕嶠1996年作設色紙本山水,臺北藝流2015年秋拍水墨專場644號 ©雅昌藝術網

幾年后,張洪大學畢業,轉往加州伯克利讀研究生,同學中有張大千的幼女張心沛。后來因為這層關系,他曾赴臺拜訪偶像。

研究生畢業,張洪本打算申請博士,師從他最喜歡的學者高居翰,但東亞研究博士需讀兩年藝術史預科。是繼續走學術道路還是學畫,張洪猶豫不決。

恰在此時,王己千訪高居翰,張因此與他相識,得知王將暫居舊金山數月開班授課,他立刻報名。夏天過去,張洪沒有留在伯克利念書——他追隨王己千到紐約,直至王去世,都是最忠實的弟子。

fwrppJuvVgtM5golxtriEsWRLeOMBByxROK3b2wA.jpg

張洪與高居翰、王己千合影 ©圖片來自網絡

王己千的授畫方式與郭燕嶠相似,以臨摹為主。但王家集珍如美術館,且他本人交游廣闊,從不諱于以家藏示人。張洪因此得以摹寫大量真跡重跡,臨古?;?,王己千帶他入了畫門。

當時歐美還沒有任何一家拍賣行關注中國書畫。拍場上古今中日韓書畫夾雜在器物里隨意定價。王己千作為蘇富比佳士得的共同顧問,一直敦促拍行關注這一領域。

那幾年Lally聯手朱湯生大力推動中國藝術品市場,話語權的主導允許蘇富比向新的方向擴展——譬如嘗試將中國書畫與器物割裂開來,獨設專場,進而發展為獨立部門。

STGCv2bOwknAPMZhzhHFbvGwRijnRB8zR8qpAgi1.jpg

蘇富比的第一個書畫專場是1976年4月22日的黃寶熙“樂在軒藏書畫”專場,共計74件明清書畫(后來黃仲方添了一個字,即今“樂常在軒”),成交均價在美金幾千元左右。©圖片來自網絡

1979年秋,回到紐約的張洪在王己千引薦下協助蘇富比梳理11月上拍的史博曼(Speelman)藏書畫。張翻譯了款跋,辨識了印章,寫了很詳細的圖錄。這批拍品一共17件,定價保守,拍的卻很好。其中一件文徵明山水軸以11萬美金落槌,是當時中國書畫的最高價。

Yr4QI1lAx95OSIBRsD23bOvepU5s4gOEzAUnMWUf.jpg

蘇富比紐約1979年11月2日中國藝術品專場圖錄封面及文徵明山水軸內頁,同場還有西雅圖博物館釋出之藏品 ©圖錄筆者自藏

qyUa89cKtU88tadA6bnfPog584YGhWxEJCxLOcUK.jpg

這批書畫有一些多年后被藏家捐到博物館,如上圖居節的山水立軸,1982年入藏耶魯藝術館 ©Yale University Art Gallery

hSnYZoMZdotElJ7RTzyivijwAo5mpHOnKFfzy8QQ.jpg

還有一些被博物館買去,如堪薩斯城Nelson-Atkins博物館藏《高其佩指畫花鳥冊頁》十二幀 ©Nelson-Atkins Museum of Art

tVBCIOhIu2p4B7TL2vMoSiz86W1h1cq2YAXDmvNI.jpg

以及被克利夫蘭博物館購入,兩年后在"八代遺珍"中展出的法若真《雪色界天白》卷 ©Cleveland Museum of Art

這場拍賣的成功再次證明了北美有相當一部分書畫買家足以支撐市?。翰┪錒菪枰晟撇仄?;藏家需要畫上墻,又負擔不起價昂的現當代西方名家——與早年港臺"三師"群體十分類似。這種情況下,考據嚴謹、經營仔細的中國書畫拍賣值得操作。

于是張洪加入,書畫部成立,蘇富比開始在香港與紐約定期舉辦專場。

頭幾年不大順利:第一場專拍是1980年5月在香港的近現代書畫,第二場是10月紐約的現當代中國書畫,大部分創作者為在世藝術家。在當時幾乎沒有西方人了解程十發、謝稚柳、黃君璧、李可染、李苦禪......又沒有足夠的成交記錄可供參考,兩場結果都不樂觀,全靠港商捧場。

兩年后,蘇富比遭遇債務?;?,大幅裁員,紐約總部遷出麥迪遜大道。1983年Lally和Gasparello相繼離開,張洪成為書畫類僅剩的雇員,獨自負責征集、招商等所有拍賣環節。

當時倫敦的中國藝術品交易氛圍一直很好,又有朱湯生坐鎮。張試著借用倫敦的基礎帶動市場,歐洲買家卻興致缺缺。然而書畫作為歷史最久的收藏領域之一,歐美“高華”的基數又這樣龐大,有大量的生貨可供挑選。張于是將歐洲視作征集來源,到紐約和香港拍賣。紐約多高古,香港多近代。

責任編輯:張茜楠

u奖现场图片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友情鏈接
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
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:(總)網出證(陜)字第011號   備案號:u奖现场图片    法律顧問: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  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
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